上海窗钩厂:静安区文创园从1到50+的“星星之火

来源:上海转型发布

2020-05-21 16:37:00

        编者按:从今年4月起,“上海转型发布”公众号专门开设了一个“专注20年转型实践,讲述20个更新故事”的系列访谈,邀请夏雨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为大家讲述20年来,在上海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里,在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的实践中,在一批批成功案例的背后,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?以及那一代人的执着、智慧、勇气和担当。或许是巧合,今年也是夏雨先生从事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20周年,20年实践、20个故事,不恰好组成了2020吗?是的,回望20年,不是沉湎过去,而是更好地展望未来,2020年,又一个新的20年开始了。

        读史不如听故事,相见每周星期三。


本期访谈嘉宾:

夏雨(现任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首席研究员,曾经在市政府办公厅、市经委和宝山区政府工作)

钱士忠(时任静安区工业管理局局长)

傅凤翔(上海市静安区文创产业协会会长)

王诚衍(曾任上海窗钩厂厂长)


Q1:听说上海窗钩厂是静安区第一个转型的老厂房,能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?  

王诚衍:上海窗钩厂成立于1941年,属于典型的传统产业,在昌平路994号(现改为昌平路1000号),占地面积1616平方米,建筑面积4728平方米,共有两幢楼。工厂主要生产小五金产品,如窗钩、羊眼圈、灯钩等。计划经济时期效益还可以,高峰时企业职工有300多人,一年用掉的原材料高达5000多吨。93年之后,由于五金产品技术门槛不高,许多民营小企业纷纷上马,上海窗钩厂连年亏损负债,濒临破产。加上人员结构老化,到2000年,厂里已经亏损400多万,每个月15号都是靠借债来发工资。 

图片说明:20世纪70年代的上海窗钩厂  


       2000年4月,夏主任和钱局带人来厂里调研,期间来的次数比较多,那时正好开始搞房地产,厂里有些工人就在议论:是不是领导想卖掉厂房,一旦厂房卖了,大家就得下岗了。因此,工人们开始不安起来。虽然领导告诉大家,他们是市经委和区工业管理局的工作人员,来这里帮我们进行转型的,还会有些资金补贴。但工人们不信。恰逢公司要开大会,22个员工就联合起来去公司上访。我当时是厂长助理,在厂里人缘还不错,因为员工这时候对厂领导的话不相信,于是厂长就派我去劝大家回来。我在公司门口跟22位员工代表说:“领导们肯定不卖厂房的,市经委和区工业管理局真的是来帮企业转型的,大家信任我就跟我回去”,有些工人还反过来劝我自己不要受骗。不过,最后大家还是答应了:回去观察一段时间再说。  

 夏雨:上海窗钩厂是钱局长推荐的。记得我第一次到昌平路994号,里面除了一个保安没其他人,空空荡荡的。那次领导不在,我们说明来意,亮了工作证后才让进去。在厂里勘察时,那位保安警觉性挺强的,一直寸步不离。后来才知道,当时的确也有些房地产商来这里看过,想置换厂房搞开发。

       我在跑工厂时发现,不同行业企业文化的差异很大。如机电那些大工业的企业,尽管经营已很困难,但党政工团各种机构仍然齐全,员工照样上班;而轻工行业的许多企业,往往除了几个留守人员,其他人基本都各奔东西、自谋生路了。这可能是大工业的人离开机器往往寸步难行,而轻工行业不少人有一技之长的缘故吧。


Q2:那后来员工的态度又是怎么转变的?  

王诚衍:果然到2000年6月,市经委30万元的补贴资金到账了,还有20万的无息贷款,这下所有职工的心终于落地了。改造从2000年7月开始,9月完成,主要是外立面装修,包括外墙重新刷漆、内部改造以及换掉破的玻璃等。 

 图片说明:改造后的上海窗钩厂

       那时,我们做了一个三年规划(2000.7-2003.7),首要任务是解决职工生计问题。园区边改造边招商,开始进来的都是印刷、加工、仓库这些企业,因此也产生了一些问题,比如印刷厂的噪声和气味让附近很多居民投诉。在区工业局的牵头下,厂里去和居民协调。同时,园区电力、供水容量开始无法满足入驻企业的运行。我们准备再筹集资金来改善硬件设施,领导班子的设想也得到了全体员工认同,即:企业从厂长、书记到保安,每人每月只拿本市最低工资428元。直到2004年春节,职工们才第一次拿到每人200元的年终奖,那时大家都很感慨:“总算有盼头了!”

       之后,我们做了第二个三年规划(2003.7-2006.7),主要任务是打造品牌。期间,市经委和区工业局又给了很多帮助,带我们去考察做得好的园区等。企业内部也制定了各种规范制度,对员工进行一年两次的素质教育和岗位培训。2004年,我担任副厂长,厂长因为还兼其它厂的法人,所以我几乎全年都住在厂里,扑在转型调整和招商上。记得那时候周边房租每平方米在0.7元以上,而我们咬咬牙,以0.5元的价格,引入第一个品牌企业——东方明珠四达尖兵有限公司。这家公司在摄影界很有名气,它的入驻意义重大,为园区向创意产业提升打下了基础。

       一路走过来可以说真的很不容易。记得当时我们有个统计:因为企业不景气,工资太低,企业内有17对夫妻闹离婚。那时候又没钱,领导就在每个星期天轮流去家访,苦口婆心做安抚工作:“粮食会有的,面包也会有的”。好在真的慢慢走出来了,以前我去公司开会都习惯坐角落里,随着企业越办越好,也逐渐开始抬头挺胸了。

夏雨:其实从时间上讲,上海窗钩厂倒是上海改造建成的第一个“都市型工业楼宇”,比针织十四厂还早了九个月。但它体量较小,那时相关标准也没有出来,加上宣传推广的意识不够,因而它没有成为“第一”。 


Q3:上海窗钩厂后来是上海首批18个创意产业集聚区之一,那里面主要集聚了哪些企业? 

王诚衍:2005年4月28日,上海窗钩厂被市经委授牌为“创意产业集聚区(传媒文化园)”。这时候它已经发展成为以影视制作、广告网络图片、艺术摄影、工业设计、产品创意设计等为特色的都市产业园。 

图片说明:2020年,上海指南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等仍在传媒文化园办公 

       此后,园区出租率连续多年始终保持在百分之百,集聚了不少品牌声誉好、行业领先的企业,如上海指南工业设计、上海昕萤商务咨询、东方明珠四达尖兵,上海合音电脑制作、上海艺有道产品设计等。像尊艺摄影(上海)有限公司,尽管它当时在上海鲜为人知,但在港台却是行业内的重量级公司,成龙、姚明、刘翔、周杰伦等明星多次来这里。  

钱士忠:这中间其实有个插曲。当时市经委授牌创意园区有个要求,就是面积要达到1万平方米以上。上海窗钩厂只有4728平方米,肯定是不达标的。但窗钩厂与旁边的航空设备厂是一墙之隔,两个厂是同时造的,其中一幢大楼各家用一半。第一次改造刷外墙时,这栋两家用的建筑从远处看是一幅“阴阳脸”。03年的时候,航空设备厂也决定要转型了,两个厂加起来12000多平方米,这样就把两个厂合起来,授了一块创意园区的牌子。去年,两个厂统一由一家管理运营,真正成为一个园区了。 


Q4:除了上海窗钩厂,钱老师能否说说静安区其它老工业企业转型的情况? 

钱士忠:2000年,我担任静安区工业管理局局长,当时夏主任找到我,让我一起来推动“都市型工业楼宇”这件事。他自己也开车到处跑,经常会给我打电话:“钱局长,那个厂你们去看过吗?”还真有不少我们没去过的。

       当时静安区有很多产能下降、适合转型的工厂,不过面积普遍都不大,我们推荐了上海窗钩厂、上海电器厂、上海鸿新色织厂、手表二厂、文教用品厂等10家适合转型的工厂。其中,静安区胶州路上的上海鸿新色织厂是早期转型中规模最大的,总建筑面积15438平方米。它在2003年10月被市经委授牌“都市型工业楼宇”,2007年成为汇智创意园,形成以文化传媒、广告设计、产品设计、软件开发、信息产业为特色的时尚科技特色园。同年4月19日,时任市委书记习近平视察该园区,区里作了关于推进园区转型的汇报,得到认可。

       2005年4月28日,市经委第一批18家“创意产业集聚区”中,静安区有现代产业园、传媒文化园、同乐坊3家。之后,文创园区和文创产业在静安区迅速发展起来。"800秀"正是这浪潮里一朵翻滚的浪花,作为静安区2009年老厂房改造的重点项目,我们成功推动30000平方米的人民电机厂转型为“800show”时尚主题创意园,这里当时是市中心规模最大的展示性秀场。

图片说明:800秀秀场活动实景  

       今天,“800秀”已成为静安区文化地标,秀场每年承接近百场的文化创意展示活动,如代表上海城市时尚形象名片的"上海时装周"、超模吕燕自创品牌Comme Moi的大秀、GCUC联合办公全球峰会、原创IP首届"800秀"文化交流年活动等。园区入驻企业形成了圈层式的文创产业结构,既涵盖了服装、设计等传统意义上文创行业,更汇聚数字、影视等新兴文创领域,如国内现象级的舞台影视品牌上海开心麻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、欧洲排名第一的LED灯具公司欧科、世界上最早成立的一流酒店室内设计企业HBA(赫斯贝德室内设计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)等等。  


Q5:傅老师是静安区文创产业协会会长,能否说说目前静安区文创园区的现状?  

傅凤翔:文创产业是支撑静安区经济发展五大重点支柱产业之一,2019年,静安区文创产业税收超过30亿元。而产业园区作为文创产业的重要载体,也是区委、区政府每年的重点工作之一。

       随着文创园区数量不断增多,协会也就孕育而生了。静安区文创产业协会成立于2008年,钱局长是首任会长。2010年,协会开始每年一次的园区星级评定工作,从老静安一直延续到新静安,目的在于不断引导园区提升产业集聚和服务水平。

       在静安区产业转型和文创园区发展历程中,我认为有3个园区是标志性的。第一个是上海窗钩厂转型而成的传媒文化园;第二个是上海鸿新色织厂转型而成的汇智创意园;第三个是人民电机厂转型而成的“800秀”;当时有句话叫做“南有八号桥,北有800秀”。可以说没有这么多年“产业转型”和“城市更新”起到的引领示范和推动作用,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的文创园区。

       你可能想象不到,在原静安区7.62平方公里的钻石地段里,有20多家各具特色的文创园区,如三乐空间、同乐坊、98创意园、七立方科技园、汇智创意园、窗钩文化传媒园、800秀、安垦绿色仓库、源创创意园、盛达商务楼、巨鹿758、881创意园、U-CUBE静安创想中心、威海路696、明圭创意园、德必静安WE、创邑SPACEI愚园、诺安1919、H951等等。如长乐路672弄33号,这里原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,由趣办改造成一个“小而美”的园区,吸引了柏荟医疗、环时互动、PR-Living、然颂RENSON等国际知名企业入驻。改造后的园区设有画廊,不定时打造连环画、年画等展览,还有书展、读书会等,将出版社的艺术气息很好的保留了下来。

图片说明:JULU758,前身是上海沪光科学仪器厂


       再如JULU758(巨鹿路758号),原为建于1961年的上海沪光科学仪器厂,改造后的JULU758吸引了HARBOOK+文创书店、FREITAG、梦想酿造酒吧旗舰店、空间美学馆等一批知名的文创品牌入驻。这里艺术人文气息浓郁,让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可以体验到一种新的海派生活方式。

       扩大到新静安37平方公里,大大小小的文创园区超过50家,其中超过8000平方米的有43家;有8家税收过亿元,包括800秀、珠江创意中心、威海路696、多媒体谷、兴中心、秀700媒体园等。随着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,文创园区的业态也不断丰富,如前身为上海合金材料总厂转型而来的“珠江创意中心”,汇聚了今日头条和超竞集团、EDG俱乐部、动视暴雪、香蕉计划、七煌、柰锶电竞生活馆、CHERRY等顶级电竞俱乐部、电竞头部企业及相关机构。


Q6:静安区文创园区数量由1发展到了50+,不知道夏老师如何评价这一现象?  

夏雨:有一句话叫做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。但不是所有“星星之火”都可以燎原的,从“1到50+”来看,它至少需要具备4个条件:

       一要符合发展规律。随着城市功能的转型,传统工业在市中心衰落是必然的。作为承载传统工业的空间,能不能容纳符合城市发展的新产业呢?所谓城市更新,其中很重要的是内容更新、产业更新。窗钩厂的转型之所以能很快吸引一批城市新兴产业入驻,说明它走的这条路是顺应城市发展规律和产业转型升级规律的。

       二要发挥市场作用。我们在推动产业转型初期,政府是有点扶持资金的,但这完全是“胡椒粉”式的“杯水车薪”,关键是要依靠市场、企业的内生动力,企业和市场的嗅觉是最敏锐的。静安区50多个园区,绝大多数都是各种所有制企业各显神通、各有高招的结果。

       三要不断与时俱进。上海窗钩厂从传统生产五金器件的工厂,转型为“都市型工业楼宇”,再升级为文创园区,每一次转型提升都使它焕发出新的活力。同样,静安区绝大多数文创园区也是由传统工业企业转型而来,但随着时代发展,这些产业园区不是简单地作为文创园区而存在,它们当中,既有文创,也有科创;既有研发型,也有消费型;既有线上的,也有线下的;既有专业的,也有跨界的。总之,作为物理载体可能是相对不变的,但内容一定会随着时代、市场和社会的需求而不断变化。

       四要不断积累久久为功。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是一个永恒的主题,也是一个循序渐进、持之以恒、不断完善的过程。切忌一会一个概念、一个思路、刮一阵风;切忌华而不实、好高骛远、虎头蛇尾。只有持之以恒,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抓落实,积小胜为大胜,才能星火燎原、开花结果。静安区从“1到50+”的历程,不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吗?


采访:胡珊毓、洛克

编辑:胡珊毓

审核:夏雨